墨筠

自娱自乐

青云溯

       [流浪的魂魄啊,鬼界非久留之所,你为何在此徘徊?]
       [等一人归来。]
        鬼卒盯着那双墨蓝的眸子凝视着,半晌,方重新开口。
       [罢了。但须知此地阴气过重,若长期滞留,恐怕魂体受损。待得执念了却,便尽早投入轮回罢。]
        云天青略略点头,径直向酒肆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当然有酒肆,否则酒鬼们要到哪里解馋呢。又不会有人在祭祀的时候给死者烧酒。他摸了摸自己的腰包叹了声气。天河这小子,也不晓得给自己多烧点纸钱。
        寻了个角落坐下,扑面而来的是满屋的袭人酒香。一群无法感受到酒的味道的人围着张方桌赌博,另有几个和他一样的人坐在暗处,给自己灌着闷酒。
         ……倒颇有些人间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念人世了。他眷恋着那人来人往的烟火气,那人世间的半晌贪欢。离别,欢欣,辗转着寻寻觅觅,哪怕最终也寻不到一刻温情,也总好过似现在这般,死水无澜。
        烈酒穿肠而过,往事便尽皆翻涌着冲入脑海。
        不,事情太多了。不提也罢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啊,他去望乡台看过。许是前世受了太多苦难,这一世,夙玉过得很好,生在扬州的一个大户人家,似乎已成了扬州城出了名的才女。
        四处,却寻不到师兄。
        云天青是聪明人。玄霄的情况,他猜得到大概。只是,不愿去想。
        甩开纷繁的思绪,默然长叹,叹自己何时竟成了这样的人。愁绪满腹,乃至竟没有一点心情,给这家酒馆的老板添一添乱。
        酒至酣处便醉了,他趴在桌上,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 明朝梦醒,深巷里也不会有叫卖杏花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便继续留在此地吧。
       [还是离开吧。]
       [不……再等一等……]

评论(1)

热度(5)